历练如火青春 绽放时代光芒——闽院参军大学生杨镰

时间:2010-03-30编辑:浏览:3

      当听到阔别两年的同学参军回来的消息,一种亲切而又陌生感觉涌上心头。当他再次出现在我面前时,还是那黝黑黝黑的皮肤,还是那么爱笑,但那笔挺的身影,使得雷厉风行的军人作风一下浮现在我的脑海里,让我感到震惊而不可思议。我突然有一种隐隐的感觉,我想去参军,而这仅仅是感觉而已。大学的种种谁又割舍得下?试问苍天,谁又有勇气拿自己的前途去赌一把?这个人就是皇都彩票数学系06级的学生杨镰。一个看似平凡的人,却有着不平凡的经历。让大家走近他,来聆听他的辛酸苦乐……
“兴奋激动,我也能成为一名军人” 
      刚认识他时,是在系足球队,场上的他沉着果断,灵敏矫捷;场下的他,活泼开朗,老实可爱。当收到部队开始接收大学生入伍的消息时,杨镰的心被深深地震撼了!这名贵州的小伙子从小就非常崇拜军人,渴望穿上绿色军装,也欣赏汗洒沙场,勇猛向前的军人气势,而几经沉沦考入军校的梦想最终还是落空了。这样的消息,对他而言,无疑是阴霾中的一缕阳光,温暖了他的心,他感到自己的愿望就快要实现了,他欣喜,他激动。但他脸上还是有些失落与惆怅,现在正是自己美好大学的开始,还有同窗情深。思想上几经挣扎,最后他还是下定了决心,抓住机会,实现自己到部队成长磨练的人生梦想。
      大学的种种谁又割舍得下,试问苍天,谁又有勇气拿自己的前途赌一把?在大学生活得好好的为什么要跑到部队里去?好不容易打拼出的上大学的机会为何要放弃?到部队里荒废了学业怎么办?参军归来已是大龄能否再适应大学?一心向往的大学生活为什么要让它这么轻易的错过?……一系列的疑问向我袭来,参军会不会是浪费青春?参军有什么好的?他真的考虑清楚了吗?我从他的话中找到了答案,他说: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,参军这事对某些人来说不屑一顾,而对另外一些人,却是要不顾一切去争取的事,不惜任何代价。参军是否会荒废学业,是否会对自己的前途造成伤害,我也想过。我有自己的人生规划,我也明白自己应该怎么样活,我一定会无怨无悔!”作为一名响当当的男儿,他毅然决然地报了名,2007年12月,他踏上了军旅的道路。
军营生活,在磨练中成长
      他到了河南,到了新兵连。新兵的生活单调循环,枯燥乏味。每天早上五点左右起床,跑一个小时的操,然后是整理内务、操课,吃完早饭后就是一上午的体能训练,中午半个小时的休息,下午还是训练,晚上看资讯,进行小比武。一天都是满的。空余时间很少。迎着朝阳出发,披着夕晖而回。生活自由受到限制,你每天干什么都有严格的时间规定,而且必须得绝对服从。铁打的战士,铁打的纪律!军人的生活虽然很单调,但他聊起了每天晚上的小比武时,脸上露出了憨笑,一天训练的压力让他在小比武中得以释放,一米八多的个子,打起仗来毫不逊色,呆在军中的日子久了,慢慢就习惯了,互相也认识了,才发觉生活还是很有意思的,战友也是蛮亲切的。尤其是在他们拉歌的时候,整个班一起吼,声音雄浑得仿佛地板都开始震动了,这样一群人坐在一起欢呼的场景,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      军营生活是整齐划一的,繁忙而充实,苦并快乐着。杨镰回忆说,当时刚进部队时,因为体质比较弱,没能很快适应部队严格的训练,但他知道“吃得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”,在爆破、推土、演练等训练中,他都硬着头皮上,永争第一,即便在皑皑白雪里站岗,再冷再累,他也不掉一滴泪。男儿有泪不轻弹,当问起他在军中最难熬的时光是什么时,他的眼中流露出那种辛酸而又坚定的目光,“刚开始的时候,思想也会波动,也会有不满的情绪,但想到这是自己选的路,再苦也要走下去!”他还说,在离过年只有三、四天的时候,部队还加大了训练强度,和几个战友聊天的时候,有几个还哭了,他在班里算是比较成熟的,虽然自己也有一样的情感,但从不哭出来,还鼓励战友们说,“大家既然选择了这条路,就要坚定勇敢地走下去!”
“汶川救人,大家在行动”
      “5•12”汶川地震发生后,杨镰所在的部队就在72小时内抵达都江堰。在出发的路上,背装备是最辛苦的,因为他们是特种工兵,所以装备最多,装甲卸甲很费时很辛苦。
      修路:在废墟、满目狼藉中,重建家园的第一件事就是修路。在胡锦涛总书记前来查看时,书记问:“这路是谁修的?”班长指着铁军说:“是大家铁军修的!”书记望着大家铁军点了点头,“有你们铁军在就放心了。”
      搜救:在清理废墟的时候,所有人争分夺秒,抢在时间前面。杨镰回忆说,当时有一个老太太躲在桌子下,正好有桶装的矿泉水可以借以维持到救援人到,借助生命探测仪和部队的挖掘机,终于锁定了人员位置,最后大家用手扒开石头,拉出了老人。就在那一刻,老人热泪横流,尽管已经奄奄一息,但还是紧握着他们的手,微微地笑着,点了点头。
      在汶川的日子是刻骨铭心的,每一次从废墟中挖出同胞血肉模糊的尸体,杨镰的心就痛一次。在他们到达汶川后还发生了一次高达6.8级的余震,在那样的条件下,他们吃着不足的赈灾之粮,艰难地挺过一天又一天,晚上在吊床上歇上一会,又开始奋斗的一天了。有两名战友由于过度疲劳献出了年轻的生命。在这次的抗震救灾中,他深深体会到了“军民鱼水情”的含义。
“光荣退役,回归校园”
      杨镰在部队入了党,成为一名真正的党员,在训练中的出色表现使他获得了三等功的嘉奖,现在光荣退役,再次回到学校,却又是另一番心境了。万事依旧人已非,不仅是他自己还有刚来大学时的那帮哥们。成为08级的学生,他和弟弟般的同学一起生活,他也像看待弟弟一样地看待他们,尽力地帮助他们。空闲时就跟他们讲讲军队里面的事,他们做错了事,他也像哥哥般地教导他们。06级的舍友林万林同学评价他时说:“他是一个很有人缘、也很有号召力的人,他是大家班的的体育委员,班上的人都愿意听他的话,现在他回来了,希翼他能尽快适应学习生活,把成绩提上去。”杨镰也笑着跟大家说,学习并不是什么难事,只要肯用心,一定能学好。当再次回到足球队踢球时,队友开玩笑的说道,“现在的他变得更猛了,跟坦克一样,杀入禁区,把足球送进大门”。现在的他真正成熟了,从稚嫩的学生变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。从他坚定的目光中,我知道他当时的选择没有错。
      后记:和他的交谈中,我受益匪浅。我学到了那种执著的精神和那仗剑天涯般果敢的气魄,也学到了亲密无间,其乐融融的柔情。他,一个平凡的人,演绎着不平凡的人生。衷心祝愿他今后的路一帆风顺!(通讯员 郑果果 王育登 许晓芬)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