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通讯】铁肩上的那片绿色——记大学生军人杨镰

时间:2010-03-16编辑:浏览:1

      三毛所说“青春结伴,我已有过,是感恩,是满足,没有遗憾”。逝去的会成为永恒,军旅生活无怨无悔,因为青春无悔!

      军人一生,奏响的是永恒的铿锵旋律,不绝于耳;军人一生,恰若暴风雨中的玫瑰,滴血娇艳;军人一生,执手如山的尊严,用大地般的厚重降服灾难。
      “人的生命是有限的,为人民服务是无限的”,正是这样的箴言,让军人行走塞外风雪,依然挺拔无畏地坚守岗位,也正是如此,军人的丰碑永驻每个人的心灵最深处,军人的形象是崇高,是可赞,是可佩……
      岁月已走,物事依然。再回曾经的稚涩校园,06信计(1)班的杨镰同学,无限感慨。两年的从军之路,真实的军人生涯…… 

 象牙塔内,无限憧憬

      杨镰的家乡,那个弥漫温馨与刚强的地方,有着浓厚的从军风气。也许如老话所说“近朱者赤”,过去里的他,常常仰着头,看着湛蓝的天,憧憬着,想象着,有天,他也身着迷彩服,脚踏正步,挺拔不失自豪地走在那片绿色的队伍中。
      曾经的他,多希翼心里那份沉甸甸的从军梦,可以长上翅膀,自由遨游。
      而象牙塔的简单日子,更使他迫切地想早日加入军人一列。
      大二,征兵入伍的消息在整个校园传得沸沸扬扬。想着,自己身上长的是祖国的筋骨,沸腾的是人民的血液。曾经的梦,在此时,开始扬帆启航。
      铁军,中国军队里的传说,那个神秘的队伍,杨镰在对的时间,对的时机,走了进去…… 

军中,满载梦想与热情

      踏进军营,满眼绿色,从军梦在那一瞬间,炽热地燃烧。这么近距离地靠近,想着往后,更可以身在其中,心就猛烈地跳动。
      军队有三大要求,第一,服从!第二,完全服从!第三,无条件服从!
      杨镰是个娇生惯养的孩子,曾经,是粗心大意,是大大咧咧。面对严厉的部队生活,面对束缚与命令,面对生活必须极其洁净的要求,他的内心突然萌生那么小小的退缩信念,但是,“既来之,则安之”。此刻的他,在梦想的路途上,早没有退路,只剩风雨兼程。
      是挑战,所以,更该迎接,而且,必须信心满满。
      军人,拥有的是晚菊的傲霜精神,是苍鹰无畏风暴的勇猛。带着这样的坚决与固执,杨镰开始了从军之路,而且,无惧前路是否荆棘遍野。
      军队里最基本的就是整理内务。那可不是一件简单的力气活。基本上都要花上个十几分钟才能完成,尤其是叠被子,更是惊诧。常常是手起泡。
      杨镰在军队里的专业是工兵,平常的训练,有站岗、武装越野、海训、体能训练、露营等。常常是负重训练,并且,不能吭出一声。训练久了,就会导致静脉曲张。
      其中,站岗是最轻松但也是最无聊的事情。杨镰常常选择训练,虽然比站岗苦上几百倍,但是那样,才能真正地学到东西,达到他来到这里的目的。
      海训,也是一件比较难的训练,一般都会在海上游上五公里。
      对军人而言,“只有给连队增光添彩的义务,没有给连队抹黑的权利”。正是这样,杨镰常常抱着一颗上进的心,刻苦训练。体能好、素质好的他,在进入军队后不久,很快就得到连里的器重。次年,不负众望地当上了副班长,很快又接任班长之职。
      军人坚硬的气魄,在杨镰的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。最终,在他自己的努力之下,很快就立了三等功。 

汶川,肩上扛起责任

      5.12汶川地震发生后,杨镰所在的部队于三天后抵达都江堰。那时,早有先行部队劈开一条路,虽然已过了救人的黄金时段,但是,无论如何,还有更大的后善之事等着他们。
      那时的汶川,废墟一片,满目狼藉。为灾民重建家园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清理废墟。那段过程里,不断地挖掘出血肉一片的尸体,开始,杨镰心中有种难言的恐惧。但是,越到后来,心就越难受。看着自己的同胞死在这次天灾之中,自己心中只能竭尽所能,奉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。让活下来的人,更好地活着。
      在帮助汶川人民重建家园之时,部队需要帮忙把那些家住在海拔2000米左右的人移居到山下,以确保他们的安全。毕竟当时,余震还是比较严重。那时,通常只能一天跑一趟。
      在汶川救灾的日子,没有充足的睡眠,温饱的肚子。只是吃着不足的赈灾之粮,艰难地挺过一天又一天。晚上在吊床上歇上一会,又开始奋斗的一天了。
      但是,这一切,对所有救灾人员完全是心甘情愿的。杨镰说,这不仅仅是一种爱心的传递,更是所有人不能推卸的责任。正所谓,“养兵千日,用兵一时”,在这次汶川地震的救灾中,他们淋漓尽致地诠释了军人的精神。
      那时也有战友因救灾负伤,最终累死在汶川土地。但所有部队人员,依然勤勤恳恳地为汶川人民贡献自己。肩上已经扛起了这份责任,没人会轻易卸下。
      日子常常是“日出而作,日落不能息”。但是,灾民们的满腔感激,深深震撼了部队里的人。对部队的人而言,再苦再累也得死撑着,用手,为灾民做些实事,帮灾民减掉负担。此刻,已经不只是责任那么简单了…… 

两年后,光荣退役,回到母校

      转眼,杨镰已经服役两年,是时候离开这场梦想的舞台了,开始他人生的另一段征程。
      整着行囊,队友们相送的场面,心中很是不舍,却无奈。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日子,开始了对固执与坚定的依赖,割舍不开之时,却只能挥手离开,转身离去,此刻,杨镰才发现,心里的那份感情早已经被军队结实地占领。只是,他知道,即使离开,那份感情还是会在,那份热情也不会改变。而且,会比永远还要远地存在。
      回到学校,他将以军人坚毅不拔的精神,迎接新的挑战,投入到紧张的学习过程中去。(数学系   赵巧珊  游小玉  通讯员  许晓芬)
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